全球贸易摩擦与美联储十年来首次降息

来源:冯婷婷      浏览人数:25756      时间:2019/08/02

备受全球关注的美联储7月议息会议宣布降息并且提前两个月结束缩表,虽然本次降息是美联储十年来的首次降息,也是2015年12月最近一轮加息周期以来的利率政策大逆转,得益于美联储高超的“预期管理”技术,在今年初以来特别是6月议息会议之后,降息已经基本被市场预期了,超出市场预期的是议息会议之后鲍威尔左右摇摆令人纠结的讲话。

鲍威尔在议息决议公布后的新闻发布会中解释称,此次降息只是“周期中的一次政策调整”,暗示并非连续性降息的开端,甚至表示“不要设想我们不会再次加息”,但鲍威尔随后又在回答另外一个问题时表示,“也并不意味着美联储只会降息一次。”这样的表述似乎前后矛盾立场不坚。关于本次降息,美联储主要给出了三点理由:1)全球经济增长放缓;2)贸易政策不确定性带来的下行风险;3)通胀水平较低,不及政策目标。

从历史上看,美联储进入降息通道,主要是经济衰退或金融危机时的应对措施,目前的宏观经济数据似乎并没有给美联储连续降息的充分理由。上一轮美联储降息是从2007年9月18日开始,为了抵御次贷危机引发的全球金融危机,美联储当天降息50个基点。这轮降息周期一共经历了12次降息,从2007年9月18日一直持续到2008年12月16日,利率从5.25%被降到0.25%。为应对危机,在美联储之后,全球主要央行相继推出超宽松的货币政策,其中美联储和英格兰银行将基础利率降至历史低位,欧央行和日本央行则被迫实行零利率或负利率政策。

相比之下,本次降息是美联储史上首次在美国失业率低于4%的情况下的降息——在之前美联储所有的降息中,失业率最低的是4.2%(2001年1月31日,即互联网泡沫爆发前)。当前美国失业率为3.8%,处于半个世纪以来低位,失业率下降时间创有史以来最长纪录,与就业密切相关的消费也仍然保持较高景气。除强劲的就业市场外,美国今年第二季度经济增长率为2.1%,高于预期,虽然远低于今年一季度3.1%和去年二季度的3.5%。尽管当前美国劳动力市场十分强劲,经济增长状况也较为“温和”,但仍然决定放松货币政策,这里面除了核心通胀(1.6%)低于政策目标2%之外,更重要的原因可能是贸易摩擦和全球经济衰退导致的基本面恶化(美国经济放缓其实相当明显)。

从2018年一季度起,贸易保护主义在全球范围内肆虐,是终结全球经济同步复苏的主要原因之一,引发了全球经济的放缓。进入2019年全球范围内的贸易摩擦愈演愈烈,贸易摩擦对全球贸易产生的负面影响可能超出预期。作为全球经济景气前行指标,韩国出口结构以电气设备、机械设备、汽车、电子元器件等产品为主,通常用来反映全球经济状况,韩国出口增速与全球制造业PMI走势也高度一致,近期数据来看,韩国出口同比增速在2018年10月达到阶段性高点22.5%,随后持续下降至2019年6月的-13.7%,虽然全球贸易摩擦的主战场在中美之间(美国贸易摩擦的对象不仅限于中国,欧洲的德国、法国,亚太地区的日本、印度及越南等都是贸易摩擦的对象),但是随着全球范围摩擦的加剧,已经不仅仅是中国受到贸易放缓的影响(二季度GDP增速6.2%),韩国以及世界范围内的很多国家(包括美国自身)都将是这场“战争”的受害者。目前欧洲经济放缓压力比美国有增无减,法国2019年一季度GDP只增长了0.3%,德国一季度经济增长0.4%,第二季度下调至-0.1%,德国制造业PMI已连续7个月位于荣枯线下方,工业信心指数连续5个月为负,英国经济一直在萎缩,新首相约翰逊的“硬脱欧”倾向进一步加大了欧洲政治经济的风险。日本今年一季度经济增速0.8%,二季度0.1%,就连经济增速保持良好态势的新加坡2019年第一季度仅增长1.3%,第二季度0.1%,是十年来最糟表现。作为全球贸易摩擦始作俑者,美国挑起的贸易摩擦对全球经济和贸易产生了负面影响,虽然美国国内经济具有强大的增长韧劲,在全球共同冷暖日趋一体化的今天,难免被自身的政策反噬。美联储披露的6月会议纪要显示,美联储对贸易摩擦的担忧正在显著上升。本次降息与其说是“周期中的一次政策调整”,更像是在表面繁荣的就业数据(失业率是一个滞后指标)和全球贸易经济日益增大的不确定性之间的一次折中求全。随着特朗普8月1日再次宣布对中国剩下的3000亿美元的进口商品加征10%的关税,全球范围内的贸易摩擦和贸易紧张局势再度升级,可以预见,在这种形势下,美联储在今年内继续降息两次的概率将大大增加,(即使鲍威尔在新闻发布会上并没有给出明确的降息路径)。

从2007年上次降息的效果来看,这些超宽松货币政策确实取得明显效果,全球金融市场在危机后迅速回暖,以美国为首的全球经济也开始缓慢复苏,主要经济指标在2010年左右逐步恢复到危机前的水平。但经济回暖的幅度低于预期,直到金融危机六年之后,2014年,美联储开始释放政策收紧信号,2015年底才开始实施第一次加息,2018年启动缩表,到今天为止,美联储的基准利率仅回升到2.5%(中间经历了2015-2018年的9次加息),离2007年降息周期的始点(5.25%)还有一半的距离,即使美联储为了应对全球经济和贸易放缓而通过降息来刺激,留给美联储降息的空间也远小于2007年(当时降息的起始点是5.25%),流动性泛滥后传统政策工具降息对经济的边际刺激已经弱化,为缓解经济的下滑未来可能仍需要依靠QE工具的重启,这可能是美联储提前结束缩表的原因。随着全球贸易和经济放缓的加剧,美联储作为全球最有影响力的央行,在这一轮全球降息潮里(今年以来,已有20多个经济体先后降息)能否引领全球经济走出衰退的阴霾,还需要继续观察。不过可以肯定的是,在全球贸易和经济放缓的大背景下,美联储降息既不是开始,也不是结束。

免责声明

本资料仅供本公司的合格投资者参考阅读,不因接收人收到本资料而视其为本公司的当然客户。本资料基于本公司认为可靠的且目前已公开的信息撰写,在任何情况下,本资料中的信息或所表述的意见不构成广告、要约、要约邀请,也不构成对任何人的投资建议。本资料版权均归本公司所有。未经本公司事先书面授权,任何机构或个人不得以任何形式引用或转载本资料的全部或部分内容。

服务热线4000250626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 8:30-17:30
微信号:易信投资客服信箱:service@xuyehuihuang.com